新必去拉

繁体版 简体版
新必去拉 > 奶妈攻略 > 160.第 160 章

160.第 160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“Action——”

镜头前,顾久修歪斜着脑袋,独自倚靠在窗边,一脸落寞地望着窗外嘀嗒的雨点儿。

画面像是静止不动那般。

顾久修的眼神空洞无物,微微低垂,他落寞的表情和眼神之中,是道不尽的愁闷和忧伤,现场悄无人声,机器的嗡鸣声夹杂着水花落地的雨滴声。

一、二、三……

顾久修在心中默数了五秒过后,一眨不眨的眼睛总算恢复些许神采,只是略显呆滞地缓缓转动过来,目光最终垂落在圆桌之上。

顾久修薄唇轻抿,无声地幽幽叹了一口气,轻声呵斥:“小红,小黑,你们都别闹了。”

摄影师的镜头跟随着顾久修的目光摇过去,自然而然地让房间里那张空荡荡的桌子入了镜,桌上空无一物,落在顾久修眼里却是仿佛有两只调皮的小东西在胡闹嬉戏,顾久修嗔了一声,幽幽叹气。

少年不识愁滋味。

呆看着桌子上的“红骷髅”和“黑头蛇”,顾久修眼波中荡漾的哀愁越发浓烈,看得一旁的摄影师和导演等人正想拍手叫好,却又害怕惊扰了现场的气氛而更加小心翼翼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导演将顾久修眼里的哀愁理所当然地解读为“离愁”,殊不知,顾久修此时此刻忧愁的情绪是因想念红骷髅和黑头蛇而起的,无关离愁别恨……

“Cut——”

顾久修今晚的拍摄很快便结束了。

“辛苦了!”

导演和下场的顾久修说着客气话。

顾久修也跟着客套两句,这才转过身儿就看到关瑶一脸兴奋地站在场边等着他。

“嘿!嘿!这儿~”

关瑶生怕顾久修没有注意到她,连忙朝顾久修挥挥手,招呼顾久修过去。

若不是关瑶的动静太大,顾久修也不好当众驳回她的面子,否则顾久修的确是想假装没有看到关瑶直接溜回自己的休息棚。

顾久修走过去,一句“你干嘛啊?”还没说出口,就见关瑶大大咧咧地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脖子,强行压低顾久修的身子,关瑶凑近过来贴着顾久修的耳边说:“我的妈呀,洛男神回复你的动态了!你看你看!”

顾久修的小心脏因为关瑶这一句话而提到了嗓子眼。

关瑶本也不想这么大动静引人耳目,但是顾久久和洛予天可是在个人公开平台上面当众示爱啊,指不定这剧组里边手头没活儿忙的工作人员也都在等着新消息呢,关瑶可不想成为第二个通知顾久修这重大消息的人。

“你看!!”

关瑶把手机屏幕凑到顾久修眼前。

“洛予天Lorraine”六分钟前转发“@顾久修GuJ-Xiu:拍摄加油,等你回来~”这条动态,并回复道——

“啊啊前辈居然回复我了,好激动,我会努力拍摄的,先截个图留念[笑]。”

关瑶在拍摄场边跳脚了六分钟才等到顾久修拍摄完毕,满怀少女心,这会儿才能和顾久修分享她激动的心情:“啊啊啊我突然觉得洛予天好可爱啊,和他平时在荧屏上面高贵冷艳的形象形成反差萌有没有?有没有!”

洛予天底下的粉丝评论,也是被偶像这反差萌给萌炸了,甚至有老粉心生“自家男神总算搭讪偶像成功”的宽慰感慨。

顾久修对关瑶的说辞不以为然地“嘁”了一声,他表面上很是不屑,心里却也是被洛予天这小粉丝搭讪大明星的语气给逗乐了。

然而,就是这么一条把“洛男神隔空示爱,顾男神首度回应”的话题起到推波助澜的后续回复,却又让顾久修身后的公关团队紧急召开会议,针对此事做了好一番分析。

本来这一次的“公开回复”事件到此收手也是一盘好棋,但是公关团队没有想到这一招竟能轻易夺得全网热搜第一,广告力度空前盛大,于是他们不甘心就此收盘啊,必须趁机再狠捞一把啊,可要怎么回复,要回复什么,才不会显得太官方,太客套,太做作呢?

这个问题难倒了一群人。

公关团队围坐在会议室里,智囊团里的每个人都想到焦头烂额也誓不罢休。

就在这里,有人惊叫一声:“怎么回事?!”

怎么回事?公关团队的每个人都是一愣。

网络上,在洛予天回复消息的半个小时后,“顾久修GuJ-Xiu”的个人公开平台上面已经有了新的动态更新,新动态po出两张照片并附言:“你再不回来,我就要带着俩儿子跑了~”

图一是顾久修方才拍摄雨夜独坐的剧照;图二是模糊了前后好几行字迹的剧本,只剩下中间清晰的一句话:王霸气离不开洛予天,却又决意要离开他。

关瑶帮顾久修发了图文动态,还特意艾特了洛予天,“嘿嘿”笑着露出可爱却又危险的小虎牙,这才将手机归还给顾久修。

顾久修捂着额头,对眼前这个“闺蜜”十分头疼。

毫无疑问,这波宣传造势是相当给力的,网络上前十的热搜被洛顾CP占了三个位,二人更是占据所有娱乐新闻的头条。

***

网络热搜的时间闹得风风火火,该高兴该烦恼的本是幕后公关团队,但是顾久修也同样着急了一晚上。

顾久修是今晚十点的时候回复了洛予天的消息,但是从十点等到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,洛予天却也没有回复他。按道理来说,现在洛予天那边是白天,就算拍摄再忙,中午总也有点休息时间吧?

顾久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可就是舍不得关机睡觉。

直到夜半更深。

顾久修半睡半醒之间被手机铃声吵醒了,他昏昏沉沉地捞过枕头旁的手机,贴在脸颊上:“……喂?”

“前辈,给我开个门好不好?”

手机那头的嗓音低沉磁性,还夹带着几分嘶哑。

顾久修没好脾气地甩了一句“不好”,挂机。

“……”

然而一分钟后。

顾久修单手捋着凌乱的头发,眉头打结,薄唇微撅地打开房门站在洛予天面前:“你是不是有病?!”

虽然斩钉截铁地应了“不好”,但顾久修还是来开了门。

他刚才眯着眼睛瞅了眼手机,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凌晨03:37分的时间,洛予天若不是有病怎么会在凌晨三点钟打电话吵他起床开门?

然而——

顾久修还未等到洛予天的回答,倒是被洛予天欺身上前,蛮横地搂住顾久修的腰身,整个人被卷进一个怀抱里。

握在手里的门把脱离顾久修的掌控,门板一推,房门再度上锁。

而顾久修背抵墙壁,脸颊被捧起来便是一通热吻。

温热湿润的舌尖撬开他的薄唇,顾久修登时瞪大双眼,咬紧齿贝坚守阵地,卖力地掰开洛予天的双手,抢得机会撇头避开洛予天的舌吻。

顾久修捂住嘴巴,怒道:“我刚睡醒!还没刷牙!”

这是重点吗?

顾久修喊完才发现自己已经偏离了重点,顿时又是闭上嘴巴。

坐了十几个小时航班的洛予天,本是一脸倦容,好在看到顾久修的这一刻总算恢复几分精神气儿,他弯起嘴角笑笑,再度靠过去亲了亲顾久修的额头,说:“我去洗个澡,你先去睡。”

顾久修差点就要陷进洛大男神的温柔陷阱里,眼冒花痴,双手合十地点头应好,等着洛男神洗完澡再上床来宠幸他?

??

顾久修此时只差冲着洛予天大骂一句:你做梦!

然而,经过顾久修这一场内心丰富的感情戏过后,洛予天早已经踩着地控感应的夜灯走进浴室间,甚至已经打开花洒,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。

“……”

顾久修重新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久不能眠,甚至还魔怔一般跑到卫生间抹了把脸,漱了漱口,喷上口气清新剂。

做完这一系列令人难为情且懊恼的事情之后,顾久修睡意全无,洛予天也沐浴完毕。

浴室间吹头发的声音一停,顾久修就紧紧闭上双眼。

等洛予天走到床边,顾久修清晰地感觉到一只手拨开他散乱在额头的碎发,随即摸了摸他的脸颊。

洛予天没有开口说话,掀起被子躺在床上,将顾久修的身子揽进怀里,薄唇印在顾久修的后颈处,轻轻落下一吻,轻声道:“晚安。”

顾久修只觉得一阵电流从洛予天印下亲吻的那一点接触面积,开始疯狂地蔓延扩大,炽热的烧灼感让顾久修裹在被子里的身子热得难受,更何况洛予天还贴着顾久修的后背,一只手臂圈在顾久修的腰上。

房间里本是吹着凉丝丝的空调,这会儿竟没有丝毫凉意。

顾久修本想装睡,却是热得格外烦躁。

昏暗的睡房里只开着一盏幽暗的夜光灯,顾久修在暖黄的灯光下睁开双眼,抓起洛予天搭在他腰间的胳膊,反身推开洛予天的胸膛,他没能推动洛予天,却是自己的身子挪开了一人的位置。

“太热了,不要贴着我睡!”

顾久修正儿八经地拒绝道。

洛予天睁开眼睛,出声问:“前辈热得睡不着吗?要不要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一点?”

顾久修对于这个问题自然没有理由拒绝:“嗯……”

洛予天伸手在床板上摸索,找到左右控制温度的按钮,将空调降低两度。

顾久修的眼睛适应了房间里的弱光,这时还能清晰地认出洛予天的面孔轮廓,顾久修闷声道:“我说,你干嘛来我这睡觉,自己又不是没有房间,大半夜来敲门你好意思嘛……”

从纽约直航飞回来也得十三个小时,再加上转车赶车这么一耽搁,洛予天竟然还能三点多能够回到酒店,这意味着洛予天最迟是早上十一点的航班。

这么一想,顾久修略略吃惊地问道:“话说你不是说明晚才回来吗?怎么这么快就赶回来了?”

洛予天侧身躺着,平日里打着发蜡梳理得服服帖帖的头发,这会儿服服贴贴地盖在额头上,遮住英挺的额头,甚至长得有些扎眼。

洛予天睁开眼睛,抬手把额头的头发拨上去,微微笑着应了顾久修一声:“因为怕你带着咱们的儿子真的跑了,所以我赶回来了。”

顾久修:“……”

晚上关瑶怂恿他发的那条动态自然只是玩笑话,为的自然是给电视剧造势宣传,何况他上哪去找儿子?而且还能一次来俩?

洛予天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又阂上双眸,看得出他是真的又困又累。

昨夜来回倒时差没有睡好,今天凌晨还起了个大早,经过高强度拍摄了整整五个小时,然后,又是十几个小时的颠簸。

顾久修本来还想故作矜持,非得找碴把洛予天赶回去不可,但是看到洛予天这幅疲惫的样子,顾久修把到了嘴边的话重新咽下去。

“睡吧睡吧……”

顾久修小声嘀咕着,翻身去拿床头的手机,一看,03:54分,就快凌晨四点了。

顾久修重新躺回床上,顾久修不比洛予天那么困倦,他睡了三个小时刚醒,又刷了牙洗完脸,这会儿整个人十分清醒。

顾久修闲来无事,摸着手机刷刷网络上的消息,洛予天半夜回国的事情竟还没人知道,网络上和顾久修、洛予天他们二人相关的热搜依旧是白天二人的隔空对话。

“诶,你还没回我……”

顾久修又小声嘟囔一句,说的是洛予天在网络上没有回复他的最新动态,这让顾久修莫名觉得心里不爽快,不过这本是心里的吐槽他却是直接说漏嘴。

没想到这话一出口,顾久修就冷不丁地被身后的洛予天伸长手臂勾进怀里——

手里的手机被抽走,直接扔到床尾。

“喂……”

“明天不用拍戏么?”

洛予天把额头抵在顾久修后颈,闭着眼睛也在闲搭着话,原本低沉磁性的嗓音蒙上困意和低哑之声,却是意外的性感。

“要啊,不过我的戏份不算多,明天也不用起早。”

剧组进度很赶,但是顾久修的戏份不赶,镜头少,台词也少。

顾久修老老实实地回答着,眼睛瞅着自己的手掌心,拇指搓了搓食指关节的硬茧,眼睛一垂,落在腰间的手臂上。

顾久修背对着洛予天,说:“你看剧本了吧?你的镜头可多了,导演知道你提前一天回国了吧?你明天就得开工了,台词背了没?”

问了半响,身后那人竟是毫无反应。

顾久修“喂”了两声,无人应答,他转过身去,只见洛予天侧身躺着,双眸紧闭,呼吸绵长。

看着洛予天卧蚕下淡淡的黑眼圈,顾久修噤了声,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来,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洛予天的黑眼圈。

顾久修轻轻叹了口气,阖眼睡了会儿,却又默然睁开,他小心翼翼地把洛予天环在他腰间的手臂拉开,起身在床尾摸索着他的手机,拿回手机之后他重新躺下床,昏睡在一旁的洛予天再次抬起手臂环上他的腰,差点把顾久修吓了一跳。

“我只是想要设个闹钟……”

顾久修自觉解释。

然而洛予天依旧沉浸在睡梦中,对他的回答不予回应。

顾久修十分慎重地把七点钟的闹铃提前了半个多小时,06:25响铃——明儿必须赶在经纪人来催他起床之前梳洗完毕,免得他和洛予天同床共枕的场面被经纪人捉了个正着。

顾久修把手机放到一臂多远距离的床头,这才缩进洛予天的怀抱里睡觉。

……

室内的镜面天花板里,倒映出一室温柔的橘黄暖光,也勾勒床上两人安详的睡颜,放置在床头的手机亮着荧光,屏幕上的时间显示着03:59,仿佛“咯擦”一声,下一秒时间跳到04:00。

又是过了好一会儿,屏幕亮着的荧光依旧,时间定格在04:00。

顾久修在昏昏沉沉之间,似乎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:

【系统载入数据倒计时……】

【哔——】

【当红双栖偶像明星,顾久修,你好,我是系统客服4843,致力于拯救中国影坛,很高兴能够再次为你服务。】

意识再次涣散。

***

顾久修这一觉睡得并不沉。

他心里一直惦记着晨起的闹钟声,但是等待了许久,没有响起熟悉的闹铃声,但是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落地雨声。

顾久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曲着食指揉了揉眼角。

眼前的光景渐明——

最先映入眼帘是床顶之上,以红木为梁,挂红纱为帐,立檀木为柱。

顾久修心里诧异至极,鼻翼之间又是萦绕着缕缕胭脂香气,风起绡动,撩起红纱帐暖,如坠云顶澜山。

这时,只听得“咔擦~”一声,一个晶莹剔透、如同上等红玛瑙雕刻而成的小骷髅脑袋闯入顾久修的视野之中。这“骇人”的小东西张着上下颌骨,摩擦着牙床,咔擦作响,却是没能惊吓到顾久修,而是让顾久修顿时激动地抱住眼前的骷髅架子。

红骷髅被顾久修托着身子高高举起,十分期待接下来的“抛高高”小游戏。

“小红?”

顾久修激动且惊讶地翻身坐起,红骷髅见顾久修起身,误以为他是睡醒了,小手“哧”的一声燃起一团红色的小火光,再一挥去,指骨尖燃起的火花四散,准确无误地点燃屋内的四支烛台。

随着屋内通明,窗台那边又有了声响,只听一声——“啪!”

顾久修循声望去,只见窗户阖上,黑头蛇仍盘堆在窗台上,而地上则是掉着一根支撑窗户的叉杆。想是屋外下雨,黑头蛇便赶去关了窗,不小心打翻叉杆,黑头蛇又跃下地面卷起叉杆爬上窗台,将叉杆放归窗台之上,贤惠至此。

再见到红骷髅和黑头蛇,顾久修心里说不出的激动和疑惑,只当这是在梦境之中,而做梦能够梦到红骷髅和黑头蛇,这也算是万幸之事。

谁知这时,脑海中又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叮咚——”

【系统提示:系统将根据原著剧情,随机下达任务,给予玩家攻略。每完成一个任务可获取2-5点经验值,当你帮助洛予天获得足够的经验值,即可重返现代。】

顾久修听出里头不对劲儿的地方,忍不住问道:“帮助洛予天获得经验值是何意?”

【系统提示:原著结局的视角侧重洛予天那一角色偏多,因此此次进入系统的主角是洛予天,而“王霸气”一角只是辅助。】

【系统提示:若是你没能完成任务,拖累的则是双方的进度,不止你回不了现代,洛予天也会因你而被拖累。】

顾久修听完,当即懵住了,心里疑惑重重:这个梦境,未免也做得太过逼真了吧?

顾久修如此想着,披衣下床,他走到窗边推开一条缝儿,屋外的泥土地儿溅起朵朵水花儿,颗颗水珠儿顺着窗檐低落下来。

顾久修伸手去接,水珠在掌心里汇聚成流,沿着指缝流走,夜雨秋风,彻骨冰凉,逼得顾久修缩回了手,暗暗称奇,心道这触感也着实是真实得不似梦境。

窗外的雨点渐密,雨线连成一片雨幕,将屋外的景物模糊成一幅风景水墨画。

顾久修呆呆地望了好一会儿,心头莫名惆怅,转过身来,只见红骷髅和黑头蛇一盘一坐,两只小东西在玩着圆桌之上的小烛台。

由红骷髅点火,黑头蛇咧开蛇口一口把摇曳的火苗儿吞下肚,如此这般,反复循环,逐步加速,不亦乐乎。

而到了后期,黑头蛇落于下风,吞噬火苗的速度赶不上红骷髅点火的速度,接二连三被火苗烫到乌黑油亮的蛇头上,红骷髅“咯咯”直笑。

红骷髅是王级妖兽,黑头蛇不过是凶兽,二者可是君臣之别,黑头蛇受红骷髅欺负也是无话可说,它只是拉耸着小脑袋,委屈地蜷起身子,把蛇脑袋缩进身子底下。

顾久修看得皱起眉头,又想到梦境之中都是如此场景,不知另一个世界里的小黑蛇是否备受红骷髅“欺凌”,思及此,顾久修轻叹了口气,道:“小红,别闹了。”

“咔?”

红骷髅把脑袋扭转过来,茫然地望向顾久修。

顾久修耐心教育道:“你比小黑厉害,所以你要爱护小黑,知道吗?”

“呜……”

红骷髅颓丧地低下脑袋,两个深陷的大眼窝瞄了一眼蜷缩成一团的黑头蛇,似是犹豫再三,红骷髅轻手轻脚地挪过去捧起黑头蛇那一坨身子,捧在胸前像是哄婴孩那样来回摇晃。

见此情形,顾久修忍俊不禁。

“叮咚——”

【系统提示:当前剧情是“王霸气”离开洛伯爵府,躲到惜春院回避洛予天。】

顾久修心里疑惑这个梦境实在过于真实,对于剧情设定他倒是没啥异议,剧本他看过,“王霸气”后期对于洛予天就是处于“怨不得,爱不能”的纠结心理,躲到惜春院不过是权宜之计。

如今洛予天成为剑神,任凭王霸气躲到哪里都无济于事,而王霸气既能在惜春院混吃混喝躲避洛予天,那只能说明两点:一是洛予天很忙,忙得没时间来搭理王霸气躲猫猫的游戏;二是洛予天也在回避王霸气,给二人各自留些时间冷静一下。

顾久修正想的出神,忽听门外传来两声敲门声。

“笃笃——”

随即一清丽的女声问道:“霸气,醒着吗?”

顾久修一时恍惚,慢慢品味之后才听出那是尧媚儿的声音,当即应声道“醒着”,三两步上前开了门。

门外女子一身红罗衫,翩跹起舞的细腰带束着柳蛮腰,托起上身呼之欲出的雪白胸脯,飞入发鬓的柳细眉,妖冶上挑的桃花眼,嫣红夺目的点绛唇,媚而不妖,艳而不俗。

顾久修微微一笑,侧身一让:“尧姐儿。”

尧媚儿将手里提着的红灯笼插在墙上的凹槽,提起裙摆跨进房门,屋内的红骷髅揽着黑头蛇,自发自觉、规规矩矩地坐在圆凳子上。

顾久修阂上房门,跟着坐于桌边。

顾久修直问:“这么晚了,尧姐儿有事吗?”

尧媚儿拨弄了两下头发,红唇轻启,道:“无事,不过走回后院看你房里还亮着灯,我就过来看看。”

顾久修微笑应道:“我只是听到雨声,起来关窗罢了。”

两人静默片刻,尧媚儿又忽然叹道:“你这一去实在太久了,咱们娘俩都变得生疏了。”

顾久修无奈道:“尧姐儿,你就别拐弯抹角了,你要有事就直说吧,我还记得小时候你掐得我可疼了,这无论过了多久都难忘呐。”

尧媚儿眉眼一扬:“那是你小时候调皮捣蛋,净给我惹麻烦。”

顾久修赔笑:“您说的是。”

尧媚儿道:“我也就跟你直说了吧,今后可有什么打算?”

“叮咚——”

【系统提示:王霸气并无计划,唯有一个目的——躲开洛予天。】

顾久修得到系统的提示,略微垂眸,应道:“我能有啥打算呀,这不躲到您这儿混吃等死了嘛。”

尧媚儿竖起柳细眉:“呵,真把我这儿当养老院来了?”

顾久修笑:“可不是嘛,否则我只能浪迹天涯去寻找我那不负责的‘爹娘’。”

自铸剑山庄一别之后,“王霸气”的父亲便带着美人鱼沿江直下,扬言声称要携手走遍天涯海角,对“王霸气”这孩子倒是仅留一句“好自为之”的祝福。

放任顾久修追随那对不负责任的夫夫而去,尧媚儿自然是不肯的,她当即改口道:“你想留下来也可以,但你得帮忙干活儿,成天躲在这儿谁也不见,混吃混喝可不成。

“咱天水城现如今出了个响当当的大人物,天水城现在人满为患,别说洛伯爵府的门槛要被踏平了,就是我这惜春院的台阶都要被踩低了三分,我院里正缺人手,你明儿就跟着帮忙去。”

顾久修听完,露出异常吃惊的表情:“尧姐儿,你竟然要我去接客?”

尧姐儿当即“呸”了一声:“甭瞎想,老娘只是让你去帮忙记账!想当年你还信誓旦旦地跟老娘保证说回来就给惜春院镶金镀银,结果现在呢,人是回来了,但你是奔着来吃空老娘的小金库的目的回来的吧?”

尧媚儿伸出涂染艳红蔻丹的手指头,狠狠地捣了一下顾久修的额头。

顾久修也只是开个玩笑话罢了,随即应道:“只要不是陪客,其他都好说。”

尧媚儿又是剜了顾久修一眼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